www.tnicolas.com

女友的第一次 -

【女友的第一次 -】

那一年,我专二,班上的死党中一个叫BiBi的同学,"相"中了一个化工科一年级的学妹,因为我自认长得"非常抱歉"所以也不怕打坏形像(如果还有形像的话?!?),经过我的穿针引线后她们班同意和我们班联谊..... 而APPLE正是那个学妹的好朋友,第一次的联谊,我们四个男生和她们三个女生坐在一起,我儘量的製造话题,带动气氛,玩游戏
我第一次注意到她,她笑起来的样子让人有一种忘却烦脑的感觉,她大约一百六十左右,脸上总有澹澹的嫣红,那是少女特有的美丽。尤其她的唇,红润饱满,像一粒樱桃般的令人垂涎欲滴,但她似乎却不太接受异性的关怀。
后来,BiBi终于如愿以偿的"把"上了那个学妹,而我们班和她们班的关係也愈来愈好,她们的电脑作业大都由班上的"热心人士"包办了。然而隔壁班的"炮仔"竟然看上了APPLE,开始追她,但她总是不理他,后来"炮仔"脑修成怒,在学校裡乱放话,说她"落翅仔假在室","破膜"等等的话,甚至有一次,BiBi嫂和APPLE来班上找BiBi,"炮仔"竟然在们班门口在拉客,然后指着APPLE说「就是她,三百就好,她吹喇叭的技术可是一流的!」........
气得她跑上顶楼去,BiBi嫂使眼色叫我跟上去.......
我一上去看到她,趴在灯杆上在啜泣,我走向前去,拍拍她的肩安慰她。她却发狂似的大声吼
「你滚!男生没一个好东西.......滚啦!....」
我傻了,因为看似柔弱的她竟如此的失控,我不知那来的勇气,走向前,轻轻的抱住她....
「别哭了,我知道玫瑰有刺只是为了保护自已,不了解它的人用力去拔她,只会弄着自已受伤。了解它的人就会静静的欣赏她....」
她不再拒绝我,在我的怀裡哭泣.......
这是第一次,有女孩这么靠近我,而我闻到了她澹澹的髮香...................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她是在什么的情况下成为"我的女人"呢?.........
是我专二的下学期吧!?有一天快下课前,APPLE跑来找我,请我帮她的直属学妹补电脑,要不然期末考快到了,那个学妹可能连"低空飞过"都有问题了.....
我向BiBi借了电脑研习社的钥匙(他是保管员),我和APPLE帮她的学妹恶补到六点多。学妹先走了,我们则收拾一下.......
「APPLE,我脖子好酸喔!帮我按按好不好?」 她笑眯眯的走过来,帮我按摩...
「马全身还是半套啊?先生!,你一节要给我多少?」她顽皮地说.......
不一会我叫她去收拾东西,她就走到我前面的桌上收拾着我和她的书包.....
夏天的傍晚,即使是六点多了,夕阳正缓缓的下山,金黄色的光芒洒在她的脸上,阳光由她白色的大学服衬衫透过来,显示出她曲线玲珑的身裁........
她弯着腰收拾着桌上的磁片,因为她弯着腰所以她合身的大学服窄裙向上缩起,我看到她匀称的大腿和白晰的肌肤。配合着金黄色的阳光使得她更散发无可抗拒的魅力,看着看着我的心跳加速,男人的器官起了变化.......
我站起来,从她的身后环抱着她,轻轻的用鼻尖磨擦她耳后的颈子,再轻吻着她光滑的脖子,双手不安份的在她胸前游走.....
「干嘛!春天到了吗?乖一点嘛!」她转过身看着我说
其实我们早就有肌肤之亲,只不过等级不同而以,我们一向是彼此用手帮对方解决,不是我不想"更深入的接触"只是她每次都"煞得住车",我也没办法,总不能用"强"的吧?但我也很满足了,只不过这次我决定"转大人"了....
因为由以往的经验知道女人的慾望可以用"累积法"来增加......(我想是吧?!?)
我关上了电脑研习社的百叶窗,整个学校都静悄悄地.....
我听到操场上小乌在追逐嘻戏的声音,和嗡嗡的蝉鸣.......
电脑研习社裡有一大块PU的泡棉垫子,BiBi他们每次中午都跑到这来睡午觉,因为校方为了怕电脑"热坏了"而装了台冷气(真是蠢得可以),所以和体操队要了几块要汰除的垫子放在这裡。
我们就躺在垫子上互相拥吻着,她及肩的秀髮有着澹澹的香味,她的脸更有着她独特的红润的色泽,在金黄色阳光的催情下,我们都显得异常的兴奋.....
我用嘴一粒粒的咬开她白色大学服衬衫的扣子,左手解开她的裙扣,慢慢的拉下拉鍊....
露出她的少女专用的胸罩,她身上散发着少女情窦初开的气息,她的乳房不是很"波"的那一型,但和她的身材却是完美的搭配,我隔着她薄薄胸罩抚摸她的乳房,用手指隔着胸罩逗弄着她的乳头....
她眯着眼,呼吸慢慢的急促,身体不自主的扭动着,双手轻轻的抱着我的头,任我轻薄.....
我脱掉她的窄裙,慢慢地脱下她的丝袜,她的身上只剩下一件内裤,她双手羞涩的挡在胸前,在阳光的浸染下,像极了一个完美的艺术品,让我忘了我正在脱自已的衣服,呆呆的看着她好一会才回过神来........
我极小心的脱掉的胸罩,深怕粗鲁的我弄痛她,而她竟然没有反抗.....
其实,说穿了以前每次的"肌肤相亲"只是我隔着她的衣服爱摸她,而她替我"自慰"...不,应该是"她慰"罢了。
我第一次看到她的乳房,她的乳头小巧可爱,乳晕的大小正配合她的乳头是那么的协调,根本就是上帝的杰作.....
我轻轻地含着她的乳头,小心的吸吮,手轻轻的抚摸她的乳房。
我感到了她的兴奋,但她却不敢发出声,两手紧抓着我的手臂。我的另一隻手在她最神秘的禁地外探索.....
她的脸泛起了阵阵的嫣红,渐渐的她口中发出了含溷的呓语....
探索的手发现,有种液体透过裤子传到我的手上,虽然我也是未尝人事。但由以前看的A片和BiBi告诉我们一票人的"经验",我了解到她已经是有"反应"了.....
我伸手拉下她的内裤,她睁开眼,用她的手拉回内裤,试图保住她最后一道防线....我轻轻的吻了她一下,深情的看着她,她放手了,闭上眼睛,慢慢的说
「你要轻一点,我听说会痛,我怕痛!」
我终于突破她最后一道防线,我的大军即将佔领她...........
我伸出颤抖的手脱下她的内裤,也脱下自己的内裤,现在的我们是真正的坦诚相见了。 我们像被胶着般的紧紧抱在一起,她开始轻轻的回吻我,她的手慢慢的在我身上抚摸
我轻轻的把她翻过来仰着睡,我分开她的大腿,用手扶着硬梆梆的肉棒,对准她的穴口压下身去,没进,而她很害怕的一直摇头,两手一直搥打我...
我一直试了好多次,仍无法顺利的"佔领"她.....
突然想起,BiBi曾说过"我们以前一直以为女人的阴道是和身体平行,其实是由身体前方向上斜到后方的"
我恍然大悟,原来"入射角"不正确,故不得其门而入,我把勃起的肉棒往下压成一个角度把龟头放在穴口,压下身去......
我的肉棒一鼓作气的插到底,她身体温热的包容着我,她柔软的内壁压迫着我,一种无可言喻的快感冲上我的脑袋裡,同一个时间裡,背上一阵刺痛传来.....
我肉棒进入的同时,穿透了她的"薄膜",她感到皮肉撕裂的痛楚,双手死命的掐着我,然后双手乱推乱打,我注意到她眼角有隐约泪光........
「好痛!....好痛!....我不要了....不要了...」
正和BiBi说得一模一样....然后呢?...对了!继续动作,她会慢慢有快感的,脑中想起 BiBi 的"教诲" 。
于是我开始慢慢的抽送,她随着我一次次的抽送,脸上痛苦的表情也渐渐的消失.... 我更努力的抽送,她很像很兴奋又不敢发出声音,我慢慢发现她原本不是滑顺的体内涌出了 不知名的液体,她的呼吸随着我每个动作而愈来愈急促.....
我头一次行周公之礼的我,没有任何技巧的往复抽送着,我记得BiBi说过在快要射出时,立刻把肉棒拔出来,用手压迫龟头下的收缩部份可以增长时间....
所以我也照着作,一次次的射出危机就此渡过,突然她有了奇特的反应,双手用力的抓我,我正奇怪"这么久了,应该不会痛了吧!"正在此时,她体内一阵阵的收缩,由我俩交合的地方传 来,一阵阵刺激着我的肉棒.....
惨了!挡不住了.......
我的精液由龟头强烈的射出,一阵震天眩地的快感佔据了我的脑袋,我听不到其它任何的声音,肉棒无法控制的收缩,精液像海水溃堤般的射在她的体内......
我们足足休息了一个小时,我把她书包裡的面纸拿出来,擦掉我射在她体内而流出来多得不像话的精液....
我发现PU垫上有她的"落红"的血.......
天色完全的暗了,我们俩带着偷嚐禁果的紧张心情回家了.......